妞书僮:剧情太变态不适合容易反胃的读者!《沈默的情人》新书转载2-2

2020-07-02 U稿生活

 《沈默的情人》

一名瘦巴巴的店员询问有没有需要她帮忙的地方,他装出拿不定主意的样子。他让女店员带他逛了一圈:阴茎环、润滑剂、水果口味的保险套。

「先生,我们也有巧克力喔。」她往泰奥的手背上挤了两滴可食用的凝胶,要他尝尝看。

「妳的意思是用舔的?」

「是啊。」

女店员细数产品特质,好像她卖的是居家用品似的。他才不想用舌头碰那团黏糊糊的东西呢,万一吃了生病怎幺办?但他还是在店员紧盯的目光下舔了一小口,然后他要求看看手铐。他看了好几种不同的款式,挑中最牢固的一种,它多附了一支钥匙,没有安全开关。店员并不在意他似乎是个性虐待狂。

他问他们有没有卖口塞。

「有好几种喔,有球型口塞,有木棍型的,还有一款是圆环状的,可以把嘴巴撑开,你懂吧?用来口交……」

他很讶异这种产品竟然这幺有创意。

「我们也有附口塞的脸部挽具,」店员继续说明,「用法是从脖子后头调整扣环。我们也有软垫型的口塞,在这里,这可以让她完全顺从,你懂吧?软垫的部分会伸到口腔里,一直深入到喉咙。她会非常安静,对你百依百顺。」

「了解。」

「还有项圈型的,是个附口塞的粗项圈,女人都很爱这款。我去仓库里拿。」

「不用麻烦了。」

「那你要哪一种?」

「最后那两种,脸部挽具和软垫型的。」

「手铐要吗?」

「六副。」

他注意到这个数字让店员为之讚叹。

「那凝胶呢?」

他买了一条,纯粹是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他结帐时,注意到一个奇特的用具,有两根包覆着皮革的长棍,长棍末端附有手铐。

「那是什幺?」

「四肢撑开器,」她说,「上头附的是手铐和脚镣。」她把那东西递给泰奥,还挺重的。

「上面有锁头,你可以用扣环来调整。这两根棍子各七十五公分长。这个产品是多功能的喔!你可以用它来撑开四肢,不过手铐和脚镣也可以分开来用。瞧,像这样用弹簧勾固定住,把长棍变成交叉型。」

「那这个我也要了。」

***

他把附口塞的脸部挽具套到克莱瑞丝脸上,再把她放到体操垫上,因为他不希望害她醒来之后全身痠痛;然后他把她推进床底,将她的脚踝铐在床脚。他换了被单,将床罩拉过去盖住脚镣。接着他给母亲留了张字条。

他开车到大学里的病理实验室,从实验动物区拎出他的那一笼实验鼠,然后走进还有其他学生在的研究室。他从冰箱里找出三安瓿的泰优莱斯,这是一种在实验鼠身上以腹膜内注射方式施打的麻醉剂,药效比希普诺勒强得多。

他把安瓿藏进鼠笼的锯木屑里,待了二十分钟假装在记录实验结果。他离开研究室时,一确定走廊上没有人,就把安瓿藏进他的实验袍口袋。

不久之后他便回到家,派翠西亚已经在家了,正在看电视。她说她今天累坏了,要上床睡觉了。

「亲爱的,你知道我把希普诺勒放到哪去了吗?」

他暗骂自己忘了把那盒药放回橱柜里,由于他急着餵克莱瑞丝吃药,结果把药留在床边桌上了。

他想像要是母亲决定自己找药的话,会发生什幺状况:她可能会进他房间,甚至可能察看床底下。算他运气好,她因为坐轮椅而行动受限。

他告诉她他完全不知道希普诺勒跑哪去了。

派翠西亚关掉电视,说她明天还要和玛丽再去一趟帕克塔岛—他们这位邻居要在那里的美术工艺市集展出画作,然后便进房了。

他也立刻进房,然后锁上房门,把克莱瑞丝抱回床上。

凌晨四点的时候,她看起来像是快要睁开眼睛了。泰奥拿着针筒走向她。他在她的右手臂找到静脉,打进泰优莱斯溶剂。克莱瑞丝几乎立刻又变得静止不动:像个睡美人。

在他想清楚该怎幺做之前,他都得让她昏迷不醒才行。

6

泰奥突然惊醒。他做了噩梦,梦里的他追着克莱瑞丝通过一座黑暗的森林,醒来之后梦里的场景仍历历在目。

他看看躺在床上的她,量了一下她的脉搏。克莱瑞丝仍睡得安稳,丝毫没感应到有人在不友善的场景下追逐她。床单沾染着她的气味,好甜美、好神奇。他们共度了第一个夜晚呢!

忽然,派翠西亚转动门把,发现门锁着,便敲起门来。「泰奥,开门。」

她听起来急切又疲惫。他把希普诺勒藏进放行李箱的衣柜里,再把克莱瑞丝放在体操垫上塞回床底下。他决定不给她戴手铐,因为她现在醒来的可能性很低。他故作睡眼惺忪的样子,把门打开一条缝,吻了吻母亲的额头。

她穿着紫色洋装,戴了副金色圈圈耳环。「怎幺这幺久才开门?」

「我睡得很熟啊,妈。」

她伸长脖子往他房里张望。「你从来不锁门的,在搞什幺鬼?」

「我一定是半夜醒来上厕所之类的,回来时不小心把门锁上了。」

「不小心锁上?太奇怪了。」

「奇怪?」他朝房门外跨了两步,迫使派翠西亚把轮椅推回客厅。

「你今天怪怪的,」她说,「还有参孙今天动作好慢,我从没看过牠这个样子。我餵牠吃狗饼乾,但牠几乎没起身,只是躺在那里,用泪汪汪的眼睛盯着我。」

「牠会不会生病啦?」

「我不知道,但我怀疑我的希普诺勒被牠叼去吃了。」

参孙在这方面有一大堆不良纪录:牠已经啃坏了很多信件,也毁了好几双凉鞋。

「妈,别太夸张了!妳上次吃完把药放在哪?」

「应该是浴室橱柜里吧,现在我不敢肯定了。」

「我会帮妳找。」

「我昨天晚上做噩梦了,我梦到你出了很可怕的事,真的很可怕,亲爱的。我吓醒以后就睡不着了。」

「什幺梦啊?」

「我不记得了。」

泰奥抚着母亲染过的头髮,要她别担心。「我也做噩梦了,不过主角不是我。」他说,「其实没什幺大不了的,大部分的梦都不重要。」

「我知道,可是……我觉得心里空空的,我有很强烈的空虚感,亲爱的。我不知道该怎幺解释,只知道心里面有种异样感,我感觉得到。」她用令人浑身不自在的眼光望着他。「泰奥,别做任何蠢事,就算是为了爱你的妈妈着想吧。」

「我也爱妳。」他出于无奈地回应。

参孙走进客厅来,仍旧一副绵软无力的样子。牠蜷在派翠西亚腿边,舔了舔她的小腿肚。

「好、好,我还有参孙呢。」她露出笑容,抹掉眼角的泪水。「但牠能做的最大错事就是乱吃家里的东西。」

「妈,我什幺也不会做的。」

参孙走到他的房门口,小小哀叫了一声,然后又接二连三地叫个不停。牠发出低吼,龇牙咧嘴。

「你在里头藏了什幺东西吗?」

「没有啊。」

「我要进去。」

「相信我啦。」

「我要进你的房间,可以让开吗?」

他摇头。

「别挡路,我要看看里面有什幺。」

「不要啦,妈。」

「泰奥,我可没那幺多闲工夫跟你耗,你到底瞒着我什幺事?」

「好吧,妳赢了。我跟一个女孩在一起,她在这里过夜了。」

「女孩?」

这个答案完全出乎他母亲的意料之外。

「她叫克莱瑞丝,我们算是在交往,抱歉我都没讲。」

「我想见见她。」

「她还在睡觉。」

「没关係,我可以看她睡觉。」

「妈,她没穿衣服耶。」

「你先进去把她盖好,让她可以见人。我觉得你在骗我,里面根本没有什幺女孩子。」

泰奥叹了口气。「等我一下。」

他试着不製造声响地把克莱瑞丝从体操垫上抱起来,然后放在床上,让她头部微偏地躺在枕头上,藉此遮住她脖子上的伤口,然后再用被子把她盖住。接着他把手铐和口塞收进衣柜,再打开门。

「动作快喔,我可不想把她吵醒,让她看到妳进房间来了。」

他母亲点点头,眼睛瞪得大大的。她推着轮椅靠近床铺。

「你女朋友很漂亮呢。」她微笑说道。

他很高兴听到母亲的称讚,克莱瑞丝值得拥有全世界的讚美。参孙溜进房来,马上又被赶出去了。

派翠西亚依约很快地离开房间。「很抱歉我没相信你,我很高兴你有交往对象了,她看起来是个好女孩。」

门铃响了,他跑去开门。是穿了一件太过闪亮洋装的玛丽。她喊了派翠西亚一声,说她们要迟到了。泰奥和母亲吻别,并祝玛丽在帕克塔岛的销售长红,然后他总算能独处了。

参孙又开始吠叫,他不能永远用镇静剂安抚狗儿,而且他也不想这样对待克莱瑞丝。现在派翠西亚已经知道她这个人在家里了,等派翠西亚回家时,他总不能说克莱瑞丝还在睡吧。

他感到喉部紧绷。时间快不够用了。

他在狗食里加了两颗希普诺勒,才刚把食盆放到地上,参孙就把食物扫光。几分钟后,公寓里变得安静祥和,他趁此机会放鬆身心。

将近中午时,有个声响吓了他一跳。克莱瑞丝的手机在衣柜里振动。她用的手机铃声是澳洲摇滚乐团AC/DC的〈地狱公路〉伴奏版,萤幕显示来电者是伊莲娜。泰奥关掉手机,感觉心情郁闷。

在短短的时间内,他已经犯了好几个严重错误:他忘了把希普诺勒藏好、他让克莱瑞丝的手机开着,而且最糟的是,现在他妈会对他的女朋友追根究柢,会计画与她共进晚餐,还会要求和她的家长会面。

为了冷静下来,他整理起克莱瑞丝的衣物。他前一天匆匆忙忙地把衣服塞进小粉红行李箱里,使得衣物都皱成一团。他找到他买给她的书,旁边还有《完美旅程》的剧本。他把书放进床边桌的抽屉里,封面的血渍像是个伤口:污迹漫过作者的名字,现在书名底下只看得出「瑞丝.利斯佩克托」。他希望克莱瑞丝能读这本书,因为他知道她会喜欢的,不过他感觉得到她很厌恶这份礼物。

他觉得克莱瑞丝就像一颗钻石原石。每段感情都是以某种交流、互惠为前提的,这样分属两极的人才会互相吸引,臣服于自己的又惊又喜。

克莱瑞丝让泰奥很惊喜:他受到她的美貌吸引,又被她的主动给掳获,最后因她那柠檬口味的黏稠一吻而不可自拔。

***

泰奥坐在旋转椅上向后靠,一边翻阅着剧本。《完美旅程》像一扇门,能通往许多深刻的观察。它会揭露多少关于克莱瑞丝的细节?

他像是习惯把最好吃的派留到最后的孩子,刻意延后阅读正文的时间。他偏好像品酒一般对待这本剧本:先看看标籤,再嗅闻香气,最后才用舌尖品尝。他随机读着零散的句子,不去注意字词的内容。故事中的角色满大而化之的,克莱瑞丝下笔如说话:她的句子短而大胆,极少使用倒装语法。

他把剧本搁到一旁。他很担心读完之后得到的结论,会是这个剧本平凡无奇,只是带着令他期待的假象,其实和他遇过的其他女孩没什幺两样—无趣又平庸。他重拾堆叠衣物的工作。

他在大行李箱的隔层里,找到曾看过克莱瑞丝在拉吉公园使用的相机。他把相机里的照片移到他的电脑里,用萤幕一张张检视。他看到克莱瑞丝微笑的照片时也跟着微笑,同时回想起她在摆出各种姿势的时候,他自己待在哪个位置。

他删掉了有她朋友入镜的照片,删掉她油腻的头髮和淫乱的笑容。他这是在帮克莱瑞丝的忙:他很确定她不希望回想起那个用蕾丝边之吻非礼她的女孩。

他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开启了Photoshop 软体。他选了几张自己的照片,剪剪贴贴,创造新的点点滴滴:他们两人合抱着一棵树、在花园里漫步、坐在一张长椅上。

在某一张特别大胆—也近乎完美—的拼贴画中,他让克莱瑞丝把头枕在他腿上,背景是湖泊和喷水池。她漾着微笑,似乎很享受让他把玩她的髮丝。泰奥脸上也挂着笑容。这张照片看起来就和原始版一样真实,他把它设成新的电脑桌面图案。

他选了另外一些照片(只挑最美的,可是还真难选啊!)存进光碟片,总共三十一张:二十七张是她的独照,剩下的是他俩的合照。他把施打了镇静剂的克莱瑞丝留在床底下,没给她铐上手铐—这是信任的表现,然后出门,走了三个街区去列印照片。

整个午后慵懒地消逝,四个小时后,泰奥回到照相馆。他选了一本金色封面的相簿,它似乎很适合克莱瑞丝的古典风格。印好的照片非常精美,他们就像真正的情侣,透过相簿的塑胶封套向外头微笑。

一幅幅影像彷彿充满预示意味,勾勒出他们将会共同体验的时光。他满心感动,好想把照片现给店员或是来店里询问有没有卖随身碟的老太太看。

他正準备从口袋掏出皮夹时,感觉到他的手机在振动。是从他家的电话打来的。

是他母亲吗?她已经从帕克塔岛回来了?她发现不对劲了吗?

他很紧张地接听,他满脑子都是克莱瑞丝。

电话那头的派翠西亚又是尖叫又是哭泣的,说着他听不懂的话。他要她别急,慢慢说,可是没有用。他的脑袋超过两分钟才搞懂怎幺回事。

参孙死了。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妞书僮:挑战自己对「重口味」文字的极限!《沈默的情人》新书转载2-1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陪你看看书

警告:别在夜深人静,身边有沉睡伴侣时阅读!《沈默的情人》真的是一本黑暗、变态、诡异、吓人,但却又非常精彩的书,妞编辑翻第一页就上瘾,整个停不下来~(感觉自己内心有变态的一面)

本文摘自《沈默的情人》

妞书僮:剧情太变态不适合容易反胃的读者!《沈默的情人》新书转载2-2

出版社:奇幻基地

作者:拉斐尔蒙特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mg电子摆脱试玩|提供全方位网站|专业新闻生活门户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真钱花牌注册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银河总站网址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