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张炎宪教授与台湾史研究

2020-07-10 G生活网

张炎宪兄是我台湾大学历史研究所的学长,他研究所毕业后,赴东京大学留学,在1983年3月以「1920年代台湾的抗日民族运动」获得东京大学文学博士。我和他初次见面,则是他取得学位返国后,拜访郑钦仁教授时,不期而遇的。那时只知道他是一位关心台湾前途的学长。以后在现代学术研究基金会、台湾教授协会、台湾历史学会、二二八基金会有了更多的共事、互动而熟悉。

我所认识的张炎宪教授与台湾史研究

我认识的炎宪兄对台湾史研究的态度,和吴三连基金会强调民间的、史料的、生活的自我定位很接近。他长期以来从事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和台湾独立运动的口述历史和史料蒐集工作,举行标举台湾主体性的学术研讨会,是最为人所称道的。这些工作往往需要不少经费,但是对于申请政府经费,特别是国民党执政下的经费,推动台湾史活动,他不仅不积极,而且有一定的排斥,这在2000年以前更为明显。

1990年李登辉总统準备推动组成专家小组,调查二二八事件的真相。由于对官方的不信任,张炎宪担任董事的现代学术基金会,在郑钦仁董事长主持下,也决定推动民间的二二八事件研究小组,準备透过开研讨会、出书的方式,推广民间的观点。当时董事中的台湾史研究者炎宪兄和李筱峰兄便扮演重要的角色,而炎宪兄选择从「战后初期台独主张产生」的角度切入,冲击政治禁忌,开启了研究廖文奎、廖文毅以降台独运动发展的历程,开了国内学术界研究台独运动的先河。

1991年,吴三连史料基金会成立,张炎宪应聘担任董事,这个基金会以民间的、史料的、生活的自我定位,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张炎宪对他自己从事历史研究的基本立场。积极参与吴三连基金会的工作,使炎宪兄透过民间力量推广台湾史研究、活动,有了理想的舞台和空间。

如同一般常被引用的炎宪兄的自白:「我怀疑统治者的文献资料,虽然它们可以解开政策制定过程,与统治者心态的谜底,却无法刻划表达被统治者的心声。因此,我投入二二八事件与五0年代白色恐怖时代的口述历史访查工作,希望从民间的角度,找回那个世代台湾人的历史感情。」因此,炎宪兄在吴三连基金会负责推动、主编的口述访谈和研讨会,超过10本的228口述历史,包括廖文毅的台湾共和国在内,已经出版了8本的台独运动口述历史,有关民进党执政期间的口述历史,也已经出版了5本,至于主编的包括梅心怡文件集和8本的研讨会论文集,推动的台湾史学术营队至少也有20多次,更长期投入《台湾史料研究》的编务工作。活动力之强,意志力之延续,在台湾史研究领域实属罕见。

除了吴三连基金会之外,炎宪兄长期得到林本源基金会董事会的信任,主编《台湾风物》多年,直到最后出发去美国前,还完成了今年杂誌刊登论文内容的安排工作。

我所认识的张炎宪教授与台湾史研究

但是,炎宪兄并非只在民间台湾史研究上耕耘,在公部门也有相当的表现。当中央研究院开始推动台湾史研究之初,炎宪兄在三民所任职,便参与台湾史田野工作室的学术工作,也曾经主编出版《台湾平埔族文献资料选集:竹堑社》。后来中央研究院好不容易成立了台湾史研究所,炎宪兄则仍然继续在原单位服务。不过,他在保有主体性的状况下,也曾积极参与台北市二二八纪念馆和台北县、新竹市政府支持的白色恐怖口述、研究和史料彙编工作。至于他在宜兰县县史馆的投入,更是持续有年。

2000年担任国史馆馆长,虽然是担任政务官,却也是炎宪兄台湾史学术工作的重要里程碑。虽然他认为依靠官方资料文献进行研究是不足的,却不代表他忽视官方档案的重要性,有了国史馆长的位置,他不仅让国史馆和台湾史产生密切的结合,更积极推动官方档案的编辑、出版工作,这也是他在民间团体过去无法着力的。他除了推动《台湾民主运动史料彙编》、《台湾主权论述》、《二二八事件史料彙编》、《雷震案史料彙编》、《二二八事件辞典》、《台湾劳工运动史料彙编》、《原住民族运动史料彙编》、《战后台湾政治案件史料彙编》、《民主崛起—1980年代台湾民主运动访谈录》之外,也主持国家卸任元首与副元首相关史料之纪录与整理,包括蒋介石的大溪档案、陈诚的石叟丛书及蒋经国照片的出版、李登辉的口述历史访谈:《见证台湾:蒋经国总统与我》、《李登辉总统照片集》以及《李登辉总统访谈录》等等。

由于国史馆的出版经费相对不足,他便与二二八基金会合作二二八史料和辞典的编辑、出版工作,而战后台湾政治案件史料彙编则是和文建会合作,战后台湾人权史和白色恐怖的访谈则是和台湾人权纪念馆筹备处合作,雷震相关档案及活动则是和公益信託雷震民主基金合作,以扩大产出。

在国史馆长任期的最后,炎宪兄原本希望可以进一步结合研究者,对白色恐怖做整体性的研究,由于任期的限制,无法实现。他卸任后,就由吴三连基金会支持,完成此一工作。白色恐怖的历史检讨,尚未完成,而二二八事件的责任检讨,则有一定成果,他担任二二八基金会召集人完成的《二二八事件责任归属研究报告》,是国内二二八事件研究的进一步突破。换言之,因为国史馆的职务而能够使官方的资源进一步挹注在台湾史研究之外,炎宪兄也始终坚定必须在台湾人民的本位上,推动台湾史的研究。

此外,炎宪兄和政治大学台湾史研究所的成立与推动,也有密切的关係。2004年我担任历史系主任,并推动台湾史研究所筹备工作,当时设所的所务委员,包括炎宪兄、中研院台史所的许雪姬学姐、李永炽老师和何信全院长。其后,炎宪兄对于台史所的发展相当关心,担任学生指导教授、博士班入学的口试委员,最后还担任台湾史研究所的外部课程委员会委员,协助甚多,也深获学生喜爱。

当然,炎宪兄推动的台湾史研究,除了出自对台湾这块土地的爱,和对人民的感情之外,也立足在他追求台湾政治主体性的基本理念上。使台湾成为主权独立国家,是炎宪兄追求的理想。他生前最后决定前往的,是美国费城的自由钟(独立钟),也在再次参访时病倒不起。在某种意义上,也象徵着炎宪兄的志业尚未完成。做为前辈的炎宪兄走了,请炎宪兄安息。剩下的,就是我们的事了。

(张炎宪老师追思礼拜将于19日在双连教会举行,详细资讯http://goo.gl/gDX5DM)

(本文照片取材自Facebook张炎宪粉丝专页)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mg电子摆脱试玩|提供全方位网站|专业新闻生活门户网|网站地图 618申博 申博亚洲网站